您的位置:首页  »  绿的过去进行时05-08



全新P2P大型色情电影门户站_好了AV_全面开放 图片 偷拍自拍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清纯唯美 美腿玉足 激情明星 色情动漫 激情乱伦 另类激情 电影 国产色情日

韩色情欧美色情动漫色情三级色情乱伦色情BT动漫成人视频 小说 都市激情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换妻小说 长篇连载 武侠古典 黄色笑话 另类小说 性爱技巧 【绿的过去进行时】05-08

作者:风经过的影子
字数:14105


  05.

  清晨六点的时候,阳光在小区东南侧小楼拐角处探了头,温暖着小吃店老板
的橱窗和蹓狗女人的耳环。

  卫生间里,晨拿肥皂洗着下面,急急抠挖着,忽的呆住,软坐在浴缸里,两
行泪淌了下去。

  门铃响了很久,晨倚着门,身子哆嗦着,过了些时候东喃喃几句走了。

  过了几分钟,手机响起来,是雯,晨慌乱把手机按死,关了机。

  晨坐在床边,呆着,一直到黄昏。

  晨打开手机,犹豫了半天,终于按了下去。

  「老公,你在哪儿?」

  「陪客户呢,家里都好吧。」

  「…」

  「嗯?怎么不说话了?怎么了,小静又惹你生气了?」

  「…」

  「哎,她就一个孩子,你就当让着她不就行了么。啊,别生气了啊。」

  「老公,我爱你。」

  「嗯?」

  「我爱你老公。」

  「我也爱你老婆。」

  「我真的很爱你。」晨哭:「我真的真的很爱你的老公!」

  「嗯?怎么了晨?你哭什么啊,你当然爱我了,你不爱我怎么会嫁我呢?怎
么了到底?」

  「老公,这辈子我只会爱你的!我只爱你一个人的,我愿意为你去死的老公,」
晨接着哭:「你相信我老公,相信我…」

  「…」

  「呜…我不配当你老婆,不配当小静的妈妈…呜…」

  「小静又说什么话让你这么生气的?啊,别哭了,哭花脸就不好看了。」

  「呜…」

  「好了,好了,这次回去我一定收拾收拾那丫头,啊,别哭了,这次我一定
说到做到!我要挂了老婆,别哭了啊,我这客户那边都等着呢,啊,乖听话,别
哭了…」

  「呜…」

  夜,晨哭泣着睡去。

  第二天,东又过来敲门,雯也跟着一起。

  晨任他们在外面劝说了,一声不吭,倚着门。

  趁两个人走开,晨匆忙下楼去了父母那儿。

  一家三口吃着午饭。

  「嗯,怎么不吃了晨?」晨妈妈看着女儿:「发什么呆啊,啊!你哭什么啊,
谁欺负你了?」

  「…」晨淌着泪不说话。

  「啪!!」晨爸爸狠狠的把筷子拍到桌子上:「你来家我就发觉不对劲,你
妈还说我瞎猜!你跟爸实说,是不是那兔崽子欺负你了?!」

  「…」

  「我就说么!!」晨爸爸拍着桌子站起来,大步在屋里来回踱着步:「这王
八蛋,窝囊废,我早就知道他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当年花言巧语把我闺女骗到手,
这…」

  「哎呀,你少说几句吧,不一定是呢,你先听你闺女说…」晨妈妈说。

  「什么不一定,这次你少再给那个混蛋说好话,那时还不是怪你,要是当初
你跟我站一边,晨会跟那个王八蛋么?!」

  「爸!你快别说了!!」

  晨起身,跑进自己屋,扑到床上,「呜」的哭出声。

  我丈人的话从门缝传过来。

  「什么床头打架床尾和,什么我不能管?!我是她爸!自己闺女我怎么就不
能管了?!」

  「…」

  「什么小点声?!有话我就不能说了么?!我退了怎么了,我退了我弄死那
小子也是动动小指头的事儿!他敢再动我闺女一根指头试试?!不行,这事不能
算了!」

  「哎呀,你闺女不是没说是什么事么?」

  「那不是都写在脸上了么?还用说么?!好了,你别说了,真是头发长见识
短,当年就怪你,好好的闺女,你把她往火坑里推,晨当年是给那混蛋迷住了,
不懂事儿,难道你这个当妈的也不懂事儿?」

  「…」

  「当年我跟老王那交情多实成啊,亲事还是人家主动提的呢,说就看咱家闺
女好,就老王那老子,那背景,他儿子看上咱闺女还不是她烧高香了?!老王那
儿子长的也一点不比那混蛋差啊,结果呢,你看你这闺女,魂给那小子勾了,死
活不跟他分手,把好事弄黄了。那事弄得我跟老王的关系也不尴不尬的,现在我
有事儿找人家还有些摸不下面子。人家现在是什么,中央里的干部,人家那儿子
呢,嗯,快当市长了。」

  「哎呀,你还提这些陈谷子乱麻的事干嘛。」

  「什么不能提?!想起我就生气,你看看你那女婿,跟我不阴不阳的,当个
破业务经理看把他给拽的。」

  「不是还是副总么,有他们公司一半的股份呢。」

  「屁!公司都是他的也算个屁!一个小县长就能弄死他!嗯,看看这兔崽子,
跟我这个老丈人多说一句话好像给折了他的寿,来窜个门吧,沙发没坐热就撅屁
股走了,我看他就是打小缺教养,真是什么爹什么儿子,怎么啦,就那么不待见
我这个退休老干部?」

  「你老提你退休的事干嘛,跟这个有关系么。」

  「哼,你再看看小静,多久没来了。我多疼她啊,那时候那姥爷长姥爷短的
叫的多亲啊,可现在你看,放假了这么近也不来串个门看看姥爷姥姥,反而跑去
那么远到她爷爷那边,她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姥爷了?!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
你就是不信,都不是明摆着么,肯定是那兔崽子背后撺掇的,在小静面前说我的
坏话。」

  「哎呀,你能不能别来来回回的走了,晃得我难受。」晨妈妈说:「老唐啊,
你也别挑你女婿的不是,就说老王那儿子吧,听他们说花着呢,你能把闺女给这
种人?」

  「什么花?花是因为他老婆不行!要是他娶了我闺女这么中意的老婆,还会
花?真是可笑!可笑之极!!」

  晨走出门,静静说:「爸,妈,我走了。」

  老两口子住了嘴,愣在那里。

  「到底什么事儿晨?」晨妈妈问:「快跟你爸爸说说。」

  「没事,」晨说:「就是过来看看你们。」

  「嗯。」晨妈妈脸上一松,又说:「啊,不对,没事你哭什么啊?」

  「…没哭什么,就是忽的想起以前的伤心事儿。」

  晨妈妈端详着晨,说:「真没事儿?不是升欺负你?」

  「怎么会呢,他敢,我欺负他还差不多,」晨展颜一笑:「好了,爸,妈,
我走了啊,别瞎想了你们,我们真没事儿。」

  晨来到街上,呆呆的,眼神迷茫的看着四下,不知该去哪儿。

  晨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看,最终一个也没按下。

  夏日

的阳光灼着人的心肺,我跟着晨穿过马路,走过杂货店,走过她们学校
正门口,呆了呆,晨返回身走到侧门,冲门卫点点头,进了校门。

  暑假仍旧,这时校园里空无一人,只余几片碎纸在风里。

  操场上,晨顺着塑胶跑道一圈一圈慢慢走着,时而流泪,时而涩涩一笑。

  晨重新走回街上,看过快餐里幸福的情侣,走过王老板的铺子,挤过影院门
前的人群,来到一处门前,刚走进去,愣在那里,她前方一个大大的牌子「东阳
区公安局」,瞅到这个牌子,晨的视线像给灼了一下,跳开,急急的回身出了大
门。

  晨站在街上,眼神迷茫,看着四下奔走的人们,裙子给风轻轻撩起,现出一
双笔直的腿。

  我看到一只迷路的白鹤。

  06.

  黄昏,路口,一辆破旧的长途车停了下来,又缓缓启动,消失在尘土弥漫的
夕阳里,留下一个女人。

  「你不是跟爷爷说五点到么,这都什么时候了,害人家等了半个多钟头!」
静站在一辆自行车前,气鼓鼓的说:「再说,你这哪有什么东西要帮着拿的啊,
非得让人过来接,真是的,就三四里路,不会自己走的么?」

  晨呆呆看着静不说话。

  「包放车上挂着…」静忽的住了口,看晨,说:「妈你怎么哭了?」

  「呜!」晨紧紧抱着静。

  「你哭什么啊妈?」

  「呜!」

  「你到底怎么啦妈妈!」

  「呜!」

  「你求你别哭了妈妈,」静抽泣着:「是我不好,我以后不跟你顶嘴了还不
行么?呜!…」

  「呜!!」晨放声大哭。

  三四百户的小村,东西走向五间的一个平房,一端卧室,再厨房,再主卧,
再两间通透的客厅。

  晚饭后静去姑姑家窜门去了,晨出了房间,走到厨房另一端,犹豫着要敲门。

  主卧里,我爸趴躺在炕上,伸着脖子看着电视,我妈边侧身看着电视边揉他
的肩。

  「哎,你注意到没有,你儿媳妇有心事。」

  「嗯,能有什么心事。」我爸漫不经心的答着腔。

  「跟你说正事呢!」我妈掐我爸的膀子:「别看了,我觉的吧,应该是两口
子间的事儿,晨不好意思说。」

  「嗯?」我爸回头看了一眼:「他们会有什么事儿?你就瞎想,这么些年了
他们什么时候吵过架?」

  「肯定是受了什么委屈,你没看进门那会儿,眼红的跟什么似的。吃个饭也
是心不在焉的。」

  「嗯?」我爸翻过身:「你意思咱儿子欺负人家了?」

  「我可没那么说。」

  「嗯,对,肯定是你那小子让人家姑娘受委屈了。我就说么,小静那么大的
孩子了,也不用亲自过来接啊。这臭小子,看我不收拾他。」

  「说什么呢,就是有事也不一定是咱儿子的错啊。」

  「怎么不是?!」我爸瞪眼:「小晨会有什么错?!你去这周围十村八村打
听打听,哪家能找着这么好的儿媳妇?这年月有哪家媳妇肯陪公婆下地干农活,
帮婆婆洗衣服收拾家?咱村哪个不夸咱这祖坟烧高香让你儿子娶着那么好的媳妇?」

  「你冲我瞪什么眼,」我妈瞅我爸:「我也没说小晨的不是啊。」

  「你那儿子啊,说了他多少次,别老在外面瞎跑,在家老老实实守着老婆过

子。你说说,现在这外头什么花花草草的没有,听王会计说那些个女人,都骚
着呢,你儿子说不一定哪天就做出什么对不起人家小晨的事来…」我爸一呆,一
拍大腿:「操!肯定是这小子在外头有外遇了!你快打你儿子电话,我要好好问
问,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你小点声!」我妈掐我爸:「你儿媳妇还在那屋呢。」又说:「什么你儿
子,你儿子的,是咱儿子!嗯,你别一惊一乍的,打什么电话啊,长途呢,浪费
电话费,呆会儿我过去问问小晨不就行了,你别掺合了,有些事还是我们女人来
办的好。」

  晨站在门外,一动不动,湿着眼。

  第二天,海边。

  「爸爸说他小时候这里还是片荒滩呢,」静看着远处连成一片的别墅区:
「爸爸说有次夜里往海里游,没了方向,差点淹死了呢。」

  「嗯。」

  「爸爸说他高中,跟在念中专他初中时候的女同学通了三年信,以为是在跟
人家交往,结果在快要高考的时候,人家女孩子写信告诉他她跟班上的男同学初
恋了。哈,你说好不好笑妈妈。」

  「嗯。」

  「爸爸一直那么木头疙瘩么?」

  「嗯。」

  夕阳下,海浪刚退去的沙滩上,一大一小两排脚印,向远处走去。

  过了几天,静跟晨回了城。

  当天下午的时候雯找上门来,静给开了门,说:「雯雯阿姨好!」

  「哎呀,头一会喊这么亲。你妈在家么。」

  「妈!雯雯阿姨过来了!」静冲厨房喊,又回头跟雯说:「进屋吧阿姨,嗯,
就换那双红色的拖鞋。」

  「不用,跟你妈说点事就走。」

  半晌晨从厨房出来,冷冷看着雯,说:「你再别过来了,你不认识你!」

  雯尴尬笑笑,冲旁边静解释:「前些天跟你妈吵架了,你妈还生我气呢。」
又冲晨说:「都是好姐妹,啊,别当着孩子…」

  「我没你这种好姐妹!」晨上前推雯:「你快出去,我这辈子也不想再看到
你!」

  「我就过来跟你说一句话。」

  「一句我也不想听!你快出去!」晨用力把雯向外推。

  「听我一句,」雯抓着门框不松,又说:「要不然我天天来!」

  晨停下来,喘着粗气:「好,那你说!」

  雯看了一眼静,又看晨,说:「我想单独跟你说。」

  晨回头看了静一眼,沉默着。

  两个人走到楼道里,晨说:「快说!」

  雯端详着晨,半晌,笑着说:「妹妹,你比那晚前更有女人味了呢。」

  晨冷着脸要走,给雯拉住,雯说:「妹妹,有些话这里不方便,晚上到那家
休闲吧,我们姐妹好好聊聊。」

  「我们没什么好聊的!」晨冷着脸看旁边。

  「有些事你误会了妹妹,不是你想的…」

  「没什么误会的!」晨打断雯,顿了顿,缓了口气说:「我仔细想过了,那
事我不会跟我老公说的,也不会报警的,你让他放心,也别过来烦我了,我不想
再看到他,想到他我就恶心!」

  「就这么狠心妹妹?」雯四下看看,压着声音笑笑说:「那天人家操的你可
是很舒服呢!」

  晨身子抖了一下,像是给马蜂蜇了,胀红着脸冲雯喊:「你别说了!」

  「好好,我不说,那你今晚过去。」

  「不可能!」晨说:「好了,你说完了,你走吧!」

  雯看着晨不说话,脸上的笑意渐渐隐去,冷冷说:「不过去是吧,好!今天
就在楼里挨家挨户贴上大字报,说你背着丈夫在外面偷男人。我还要打电话告诉
你老公,到时我看你怎么跟他解释!」

  晨脸一下子变的刷白,瞪着眼,湿了,嘴唇哆嗦着:「你…你…你们太无耻
了!我身子他已经得着了,他还想怎么样?!你们太欺负人了!我要去告你们!」

  「告?」雯嗤的干笑一声:「太有意思了,你怎么告?拿什么告?」

  「…」晨咬牙狠狠的看着雯,一时说不出话。

  「你有证据?」雯笑:「难道说东的精液还在你阴道里?」

  晨伸手扇雯,给抓着手,雯笑笑又说:「精液就是还在你阴道里又能怎样?」
脸一冷,盯着晨的眼:「你别忘了,那不是你家,你深更半夜的跑一个单身男人
家里,让人操了,你要告人家强奸?说出去谁信?我就可以在法庭上证明,证明
是你趁人家东睡着了操了他,东还可以告你强奸他的你知不知道?!」

  晨愣住了。

  「怎么了,想明白了么?」

  「你…你们别逼我!」晨咬着牙吼,泪在眼眶里转着:「你们既然要逼我死,
我也不会让你们好活!」

  「小晨!你冷静一下!」雯压低声音说:「你要让全楼的人都听到么?」

  雯叹了口气,又说:「你说你,多大点事儿,就闹得要死要活的。再说,我
也没求别的啊,我就是想让你晚上去休闲吧,有些事让我跟你解释解释。钻什么
牛角尖啊,你答应去不就行了么,我还能吃了你?」

  晨不吭声。

  夜,休闲吧,雯第一次约晨,两人见面的地方。

  跟上次一样,也没几个人,雯挑了个偏的角落。

  晨和雯相对坐着,晨低头看着桌子,雯喝着果汁四下闲瞅着,半晌,都不说
话。

  「妹妹,知道姐姐是怎么变成今天这样么?」雯看着晨,语气落寞。

  晨抬起头,眼神有些惊讶,因为雯从来没这样过。

  雯冲晨涩涩的笑:「知道么妹妹,我一直对你是又羡慕,又嫉妒。」

  「嗯?」

  「我羡慕你有那个好的家境,你有打小疼你的爸爸、妈妈,有疼你的老公,
有可爱的女儿,打小衣食无忧,不用勉强自己做任何不喜欢做的事儿。」

  「…」晨看着雯忧郁的脸,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我老家农村的,我也是独生子女,爸妈可疼我了。」雯看着空气,仿佛跌
进了回忆:「小学要毕业的时候,我爸死在工地上,塔吊倒了,我爸当场死了,
一句话也没来得及留给我。」

  晨看着雯,眼里闪着光。

  「后来,我妈改嫁了,进了县城,我跟着我妈,在县城里念书。我后爸是机
关里职员,那时,在我们那儿,公务员还是非常吃香的,他们都说我妈有福,带
着个拖油瓶也能找着那么好的人家。我后爸对我像对亲生女儿一样,没多少日


我就忘了我亲爸爸的死,重新变得活泼了起来,慢慢把他当自己亲爸爸。城里的
条件也确实比农村的好,嗯,那段无忧无虑让人疼的日

子真好。」

  雯嘴角显出一丝笑意。

  呆了呆,雯轻轻又说:「没想不到一年,什么都变了。一天晚上,妈妈不在
家,我后爸给我喝了迷药,把我强奸了…」

  「啊!」晨大张着嘴。

  雯看了眼晨,淡淡笑,仿佛在笑她大惊小怪,接着缓缓说:「我告诉我妈了,
我妈不让我跟别人说,怪我不该老在家穿那些暴露的衣服。那之后,只要我妈不
在家,我后爸都要跟我那个,他说他很爱我,说就是因为我才跟我妈好的。高中
的时候,我妈得心脏病也死了,跟我爸一样,也是一瞬间的事儿,没留一句话给
我。」

  晨眼又湿了。

  雯一笑,又说:「我妈死了之后,我就一个亲人也没有了。嗯,我跟我后爸
的事儿,可能是因为那次去医院打胎,给谁传出去了,他们说我是个骚货,是个
克父克母的扫把星,我爸那边的人不认我了,我妈那边的人也不认了,学校里他
们背地里只叫我骚货,有时当着我的面叫。」

  晨把手搭着雯的手,轻抚着。

  雯涩涩又笑,说:「高考我报了个很远的学校。本想能摆脱我后爸,摆脱那
些流言蜚语,没想我后爸后来也搬去了,嗯,他在单位里因为作风问题给开了,
他跑去那边开了个小店,我怕他把我们的事传扬出去,另外,我的学费也要他交,
所以,我就任着他来了。」

  「毕业后我交了男朋友,社会上的,我的过去他都知道,他不嫌弃我,他很
爱我,我也爱他。他找人把我后爸打的住了院。那之后我后爸再没找过我。后来,
他伤人致残,给判了十五年,他让我别等他。我没等。后来我就嫁给我现在的丈
夫,你也见过了妹妹,长的难看点,可那时是很老实巴交的一个人,也疼我,我
们结婚后才第一次作爱,他知道我不是处女后对我的态度就变了,虽然也没说什
么,可我能感觉出来。再后来,他在外面就越来越花。我就报复他,也在外面找
男人。」

  「我天性应该不是现在这样的妹妹,」雯叹了口气,伸手擦擦晨脸上的泪,
说:「我现在倒不太恨我后爸了,真的,有时我会想,也许他真的是喜欢我爱我
的,不光是肉体。每次跟我作我也是有感觉的。再说他也养了我那么多年,供我
念书。要说恨,只能恨这个社会吧。」

  「嗯?」

  「妹妹,你没觉得这个社会对咱们女人很不公平么?他们男人可以婚前一茬
茬的交女朋友,结婚后可以随便找小三,给外人知道也没什么,可能还会觉得他
有本事。我们女人呢,只要阴道给老公以外的鸡巴哪怕只摩一下,就成了骚货,
遭人看不起,妹妹,你说这公平么?」

  「…」晨红了脸,嚅嚅的说:「我,我不知道。」

  「妹妹,那天的事,真的没什么的,你不要再内疚,觉的对不起你老公了,
你想想,也就是男女之间身体摩擦了几下子而已,能有多脏呢,总比手沾了屎干
净吧?那脏手用肥皂一洗,不是改天就用它挖鼻孔、抓馒头吃么?怎么会觉得脏?
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

  「妹妹,你就是太封建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就说你认识的那些做人妻人母
的吧,我敢说没几个背地没男人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就像那天的事儿,都不
说谁会知道呢。」

  「…」

  「不过说回来了,性是性,爱是爱,妹妹,你别混为一谈,你跟别的男人有
肉体关系,并不表示你对你老公不忠,你的心是他的就足够了,不是么?」

  「…」

  雯双手搭在晨手背上,握着,说:「那天,姐姐的话确实说的有些重,伤着
你了,知道为什么我会说那样的话么?」

  晨摇摇头。

  雯伸手去摸晨的脸,晨身体抖了一下,却没让开,雯说:「知道么妹妹,我
真的很嫉妒你。嗯,姐姐给你打个比方,你的命呢,就像高考试卷,受着呵护,
而我呢,只是张验草纸,让人用完就给扔垃圾堆里了。你说我心里能平衡么?」

  雯又说:「再就是因为东。妹妹,不管怎么着,你得承认,论长相,东也不
差你家老公吧?东的家境也很不一般。」停了停略为伤感的又说:「知道么妹妹,
我跟东交往有些时候了,真心不真心的我不知道,可他确实说过会娶我的。」

  「什么?」

  「可他见着你就变了,对我爱理不理了。」

  「…」

  「妹妹,东算是因为你把我甩了,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想,你会不会嫉妒我,
生我的气?」

  晨低下头。

  「所以,那天姐就说了那些言不由衷的话,我是故意气东,好让他不要把你
想的那么好。」

  「…」

  雯盯着晨,叹了口气,说:「妹妹,你还生姐姐的气么?」

  晨低着头,沉默着。

  「妹妹,你生我的气是应该的。可你不要怪东了,他可是真心喜欢你的,把
你当天使,一根指头也不敢动你。嗯,是我跟他出的主意,说得着你的身体,就
可以得着你的心了。东不是在玩弄你,他是真心要娶你的妹妹。」

  「可我已经有老公了!」

  「东那天也是喝多了,也很懊悔,你原谅他好么?」

  晨沉默着。

  街上,路灯下,雯看着晨远去的背影,脸上显出一丝怪异的笑。

  我读不明白这缕笑深层的含意。

  我可以窥探这个世界的一切,却窥探不到任何人的内心世界。

  也改变不了这个世界的任何东西。

  夜深。

  07.

  那批货终于交了单,虽然出了些小波折,一切还算顺利。

  离静开学的日

子也没几天了。

  这天,「我」回到家,静打开门,眼里闪着光,扑到「我」怀里,双手圈着
「我」的脖子。

  「爸!」静亲「我」的脸:「再不回来我可不认你这个爸了!」

  「好了,好了,快下来,你这都多大了,高中生了,还这么玩,」「我」又
说:「快下来,这越来越沉了,你要累死你爸啊。」

  「不放!把我抱到沙发上!」

  「好好,等我先把东西放下,嗯,在家听你妈的话吧,」

  「可听话了,不信你问妈,」静回头冲那边卧室喊:「妈!你干什么呢?!
你老公回来了!」

  静扒着「我」耳朵边,悄声说:「我老公也回来了!」

  「我」愣了一下,笑着捏静的鼻子:「小妖精,不要瞎说!让你妈听到会吃
了我的!」

  「我」回过头,晨站在卧室门前,看着「我」,眼湿湿的。

  黄昏,厨房里,「我」坐在厨房门口凳子上,瞅着晨忙碌的样子。

  「别看了!快出去!」晨回身嗔道。

  「你忙你的,我看我的。」

  「那你把门关上,油烟都进客厅了!」

  「我」关上门,站起身,走到晨身后,晨把灶火关了,回身踮起脚尖迎着
「我」的吻。

  「我」把手伸进晨衣服里,揉晨的乳。

  晨喘息着,身子滚热。

  「吱!」门给静推开,看着「我」们,重重的咳嗽一声,哼道:「也不害臊!
大白天的,真是对不要脸的狗男女!」

  晨羞红了脸,回身把灶重新打开。

  「我」回身去追静,咬着牙:「看我这次不胳肢死你这个小妖精!」

  静「咯咯」笑着往自己屋跑。

  静趴在床上,「我」挠着静的胳肢窝:「说!敢不敢再说你爸妈狗男女了?!」

  「我就说!你们就是对狗男女!」静身子扭曲着,咯咯笑。

  「再让你说!」

  「就说!不要脸的狗男女!」

  「让你再说!」再挠,又挠静的背,腰。

  「就说!哈!痒死了爸,你慢点。」

  「还跟你爸提条件,今天我就痒死你这个小妖精!」

  「我」忽的停了手,呆在那里,视线定在静高高撅起的屁股上,它正在上下
起伏着,变化着曲线。

  「我」蹭的站起身,把视线扭向别处,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趴在那里,静
偏头看「我」,问:「怎么了爸爸?」

  「嗯,那个你快写作业吧,我还得过去帮你妈炒菜呢。」「我」匆匆的向屋
外走。

  「我们哪有作业的啊,再说你什么时候炒过菜的啊!」静仰着脖子冲着门喊。

  「我」坐在客厅沙发上,低着头,晨从厨房里出来,过去抚着「我」的肩,
轻轻问:「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刚闹的欢,怎么一下子就没动静了,小静惹你
生气了?」

  「我」握着晨的手,抚着,摇摇头,冲她笑笑说:「忽的有些累,可能是坐
车坐的吧。」

  「那你去睡会儿吧,饭收拾好我过去叫你。」晨爱怜的抚着「我」的脸。

  夜,卧室里,关着灯。

  「你这打小就跟她没个正经,都把你闺女惯野了。」晨卧在「我」怀里,轻
轻的说。

  「嗯,知道。」「我」点点头。

  「小静这都多大了,你不能再和以前那样跟她闹了。」

  「嗯,知道。」

  「在她面前严肃点,摆出爸爸的样子,人家不是都说么,家里总得有个唱白
脸的,咱们不能老由着她性子。」

  「嗯,知道。」

  「你又瘦了,」晨摸着我的下巴:「那活儿既然结了,能不能把别的工作放
一放,在家里休息一个月?嗯,也陪陪我?」

  「我」沉默着不吭声,叹了口气:「哪能呢,公司今年刚有了些起色,这正
是要出力的时候。不过吧,不会老这样的,过了这一两年发展期就好了。」

  晨不再说什么。

  「对了,那天电话里你说小静又气你来着,怎么,我看小静这不是跟你挺好
的么?」

  晨身子僵了一下,说:「谁说小静气我?」

  「嗯?你话里就那个意思么,反正我听着就那个意思。」

  「嗯,也是,也不全是,那天加上跟以前的好姐妹闹掰了,心情不好,就跟
你诉苦了。」

  「嗯?跟谁闹掰了?小陈?小张?」

  「哎呀,你别问了,我们女人之间的事你一个男人打听什么!」

  「好,好,既然老婆大人有旨,臣下就不多言了。」

  「你就嘴里说的甜!」晨掐「我」:「当年就是这么让你骗到手的,既然这
么听话,我让你休个假也不休?」

  「我」叹口气,抱紧晨:「我也想休的啊,可你要知道,跑业务这东西,很
多事是身不由已的啊。」

  「你就不能把活让下面人干?」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又叹一口气,摇摇头。

  沉默了一会儿,晨说:「咱们换个地儿住吧。」

  「嗯?」

  「把这个卖了,再买一个,哪怕小点的。」

  「嗯?怎么啦?这地方地角多好啊,当初还是你挑的呢,离你们学校近不说,
小静这上高中了,也没几站路,嗯,小静要是能考到你们学校就好了,就更方便
了。」

  「还不是你,让你走个后门你死活不走,再说了我爸就那个脾气,他都明说
了只要你跟他提这事儿,他马上找人给办,也不是难事,可你就是不肯跟他低这
个头,真是头倔驴!」

  「…」

  「我爸也是的,当姥爷的,拿小静的事赌什么气啊,那可是会影响人家孩子
一辈子呢!」

  「我当时也想低个头的,可不是你闺女后来知道了,死活不让么?」

  「就你这头倔驴才能生出那么倔的闺女来,你们真是一对好宝!」

  「既然是倔驴你还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我?」

  「什么死心塌地,我那时就是年少无知而已,不小心让你骗了,上了贼船下
不去了,你以为你多帅啊!」

  「别管,帅到把你骗到手就够了。哦对了,你怎么忽的想着要换房子呢?」

  「…」

  「怎么了?」「我」看晨。

  「没,没什么,」晨说:「就是老觉的不安稳,在这么高的楼屋住着,想换
个低层的。」

  「没事,」「我」摸着晨的肩:「习惯就好了,再住一段日

子看看,还不行
的话咱们就换。」

  转眼静开学了,「我」也难得在家多休了几天。

  这天,晨来到一家咖啡馆,正是第一次她见到东的那家,还是相同的位置。

  待晨坐到位子上,雯说:「妹妹,你终于肯来见东,让他当面跟你道歉了,
你不知道昨天东知道后高兴的一宿没睡!好了,你们单独聊,我去外头逛逛。」

  雯站起身,晨拉着她不让她走,雯笑笑说:「妹妹,你怕什么啊,这大庭广
众的,他又能吃了你?再说了…」

  雯拖声拉气的在晨耳边淫声说:「再说就是吃,也只能是你吃他啊!」

  晨愣了一下,忽的明白过来,胀了个大红脸,雯趁晨发愣的时候已经脱身走
了出去。

  两人静静坐着,都不说话。东静静盯着晨,晨看别处,偶尔看对面,视线跟
东的刚碰上马上逃开,仿佛做了坏事的人是她,又拿起茶杯喝茶掩饰自己的慌乱,
却给呛了一下,接连咳嗽几声。

  晨咳嗽着,看到东脸上的笑,脸冷了,咬咬牙,把左手猛的伸到桌子中间,
把无名指翘起来,婚戒在阳光下反着光,似乎在警告东她已经是有家室的女人。

  东脸上仍是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也伸出左手,待晨警觉时,手已经让东抓
住,晨用力的挣的,东不松。

  晨环顾四周,终于不动,眼神里却像冒着火,狠狠的瞪着东:「你快松开!」

  东另一只手从旁边包里掏出一把匕首,轻轻的放到桌子上。

  「你,你要干什么?!」晨吃了一惊。

  「你如果这么恨我的话,」东脸冷了下来:「你就拿它捅死我!」

  「…」

  「好!」东拿起刀,把刀尖抵着胸口,冷冷又说:「你只要说,你想我死,
那我马上把刀捅进去!」

  「…」

  东又展开左手小指,用刀比量着,看着晨说:「那好,只要你说一句,我马
上剁根指头给你,补偿你!」

  晨看着刀,抿着嘴。

  东放下刀,盯着晨,正着脸说:「妹妹…」

  「我比你大!」晨打断他。

  「小晨,」东改口淡淡说:「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不是在玩弄你,我是真心
喜欢你的,我发誓,如果你跟哥离了,我马上娶你,我一定会比他疼你一百倍的!」

  「我离了就非得嫁你?除了你我找不着别的男人了?」晨不屑的瞅了东一眼:
「再说我也不会离的,更不会喜欢上你的,你也别说什么喜欢我了,都骗小姑娘
的。好了,那事就过去了,以后别提了。」

  「…」

  「对了,以后如果你要骗别的姑娘的话,别用自杀这招了,嗯,不灵的,连
我都骗不了。」

  东瞅着晨尴尬的笑:「那你是原谅我了妹妹?」

  「我是你姐!」想了想,晨说:「也没什么原谅不原谅的,那天大家都喝醉
了。不过,你以后得对我尊重点,别动手动脚的!」

  「嗯。」

  「那你把脏手拿开!」

  08.

  晨与东、雯重归于好,只是晨再不去东的家里。

  晨也不再与东独处,似乎他们之间要夹一个雯,晨才会放心。不过,逛商场、
蹓公园的时候,晨对东这个跟话的小跟班用的也慢慢跟雯一样随便。

  对待晨,东像只训练有素的帅狗,招之即来,挥之即走。

  晨与雯的关系在经历了那次事情之后,反而更铁了,有些时候也会留雯在家
里过夜,只是不让她随便乱摸。

  日

子过的飞快,转眼是秋雨的季节。

  这段日

子,东已近一个月没在晨面前露过面,晨旁敲侧击的问雯,问东去哪
儿了。雯说东新交了个女朋友,跟医院请了长假,一起出去旅游了。

  我察觉到晨眼里的那丝失落,晨并不善于掩饰自己的情绪,雯当然也会看到。

  这天,正是秋老虎肆虐的午后,趁着没课,晨请假从学校去了医院。

  雯说晨的病最好再检查一次,让她趁着这天医院挂号的人不多过去一趟。

  晨走进妇科室,里面只有雯和她的助手,一个文静的单眼皮女孩。

  由于赶时间,天又热,这时晨的脸已经给汗浸透,进了门,一边用纸巾擦着
汗,一边埋怨说:「真是的你,这么热的天让人家过来,再说,我不是说了现在
不怎么痛了么?」

  晨自顾的说着,丝毫没留意到雯助手看着她的古怪眼神。

  雯让晨先进里屋等她一会儿,又冲着旁边的女孩轻轻说:「小李,你先出去,
嗯,记得跟以前一样,从外面把门锁上,我不喊你别进来。」

  女孩瞅了眼里屋的小门,点了点头,没吭声,走了出去。

  里屋,晨从裙子下把内裤脱了,爬上那古怪的椅子,斜着身子躺下,分开胯
子,把两腿搭到两侧两道护槽里,露出粉嫩的一个逼户,逼口处没一根杂草,阴
毛齐齐的聚在阴道口上面一簇,雯给她修的。

  「怎么这屋这么热姐?」晨抹着汗。

  「嗯,空调坏了。」雯鼻子在晨胯间用力嗅了嗅,又说:「妹妹,今天你这
逼味还挺重的么。」

  晨脸一红,解释:「天热,这又走了一路。」

  雯一边跟晨聊着一边用皮带把晨的腿固定在凹槽里,晨忽的意识到,问:
「你绑我的腿干什么?」

  雯笑笑不语,回过头轻轻说:「好了,既然人家想你了,问到你了,那你就
别旅游了,出来吧。」

  东从靠墙的一堵布幔后面走了出来,全身赤裸着,面无表情,盯着晨,走过
来。

  晨大窘:「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又一惊:「你要干什么?!」

  雯在晨耳边淫声说:「妹妹,东没交女朋友,也没出去旅游,他在家憋了一
个月的精子,就等今天献给你呢。」

  晨愣了一下,又拼命的蹬着腿,要把腿拿下来,一边低吼:「我警告你们,
我要喊了啊!」

  东晃着鸡巴站到晨胯间。

  雯笑笑说:「妹妹,知道么,我本想把你手也捆上,用内裤把你嘴堵上,再
让东出来的,知道为什么没有呢?」

  东蹲下身。

  晨没心思听雯的解释,只是伸着手哆嗦着解皮带,却哪里解的开,大张着胯
子,急急又说:「我,我真的喊了啊!」

  「是东不让,」雯接着说:「东说他要保留你喊的权利。」

  东蹲在地上,脸贴着晨的下胯,眼直直盯着晨的阴户。

  「你们要干什么?!我真的…」

  晨忽的住了口,胯子向上抖了一下。

  东的嘴扣在晨的逼口上。

  「你干什么?!」晨咬着牙,身子扭动着,伸手去拉东的头,说:「别舔了,
脏的。没洗,脏的。」

  东舌头拨着晨的两片阴唇,一边抬头看着晨,晨扭曲着脸,看东:「求你了,
别舔了。啊,你别再舔了。」

  东含住阴蒂,「啾」的吸了一声。

  晨身子猛的一抖,用手捂住嘴。

  屋里像一间蒸笼,晨全身罩着汗,秀发一缕缕的沾着脸。

  东蹲在那里,脸淌着汗,也不擦,只是专心把嘴抵住晨的逼口,一边看着晨
的反应一边不急不慢的舔着,偶尔含着阴唇、阴蒂轻吸一口。

  晨不再作声,只是不停抬动着屁股,抖着身子,把逼口向东嘴里送,嗓眼里
发出「嗯」、「啊」的声音。

  东起身把黑鸡巴抵着晨的逼口,青天白日

下,尤其的粗壮,狰狞,尤其是那
龟头,比柱身粗了近一倍,像撑了一把小肉伞。

  「你要干什么?!你究竟要把我怎么样你们?!」晨带着哭腔。

  「给你你想要的啊,治你的病啊妹妹,」这时雯笑笑说:「东的口技不错吧
妹妹,你老公可不会吧。」

  东攥着鸡巴,用龟头拨着晨的肉缝,上下,一遍又遍。

  晨脸上披着不知是汗是泪,像刚被雨打过,两腮晕红,一幅楚楚可怜之色,
喘着气:「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啊,我,我不能再,再对不起我老公了。」

  东喉结蠕动着,看着晨此刻的模样,一时凝了呼吸。

  「妹妹,你早已经对不起你老公了,反正也对不起了,多一次又有什么呢。
来,点一下头,点一下头东就让你重新尝到那要死的快感。」

  「你们放过我!」晨摇着头:「我求求你们…」

  「来,听话,点点头。」

  「我求你们了…」

  雯冲东摇摇头,对晨又说:「不点就不点。那,妹妹,来,光线多好啊,看
着自己的小逼,嗯,对了,仔细看着,看东的鸡巴怎么操进你的阴道里去…」

  龟头挤开阴唇,慢慢卡进阴缝里。

  晨看着,喘息着。

  东盯着晨,身子徐徐向前,鸡巴进到一半的时候,猛的加力,胯子狠狠的撞
着晨的逼口。

  东喘息,皱眉,不动。

  晨张嘴,仰头,止气,慢慢,两行泪。

  「舒服吧妹妹,白天的感觉是不是更强烈,你也亲眼见了,东的鸡巴确实粗
吧,跟你实说妹妹,咱东方人里东的鸡巴那肯定是第一号的,要不是姐姐,你上
哪里找…」

  「姐,你出去好么?」晨打断她,轻轻说。

  雯呆了下,看东。

  晨看向东,一幅怜怜之色:「你叫她出去!」

  东冲雯点点头。

  东把鸡巴慢慢拖出,待雯刚出门,身子猛的一压,鸡巴整根捅到底…

  阳光穿过乳白色的窗帘打到东的壮实的背肌上,东的腰胯晃动起来。

  两个人都沉默着,屋里,男女的喘息呻吟声、肉体的撞击声、床椅的吱吱声,
交织在一起,黑白两具赤裸的肉体周围,慢慢笼起一层水雾…

  空气里飘浮着只是情欲的味道…

  记忆里,「我」没有哪怕一次与晨象这样水乳交融过…

  我呆呆看着,想着谁能让我在这个世界重新死去…

  眼前两个身子不停的晃动着,交错着,我迷迷糊糊,像是没了意识,不知过
了多久,「吱」的推门声把我惊醒,雯站在门口,看着这边,东和晨,一黑一白,
两具裸体。

  东正直挺挺站在地上,晨双手圈着东的脖子,双腿圈着东的腰,白白的身子
贴着东黑黑的躯体,挂在东的身上,两个人正喘息亲吻着,舌头绞在一起,下面
两人的性器死死抵在一起,一丝缝隙也无,正有白白的液体沿着东的大腿缓缓下
流…

  「完事了吧,」雯埋怨说:「这都一个多钟头了,下面的病人还等着呢!」

  听到雯的声音,晨霍的松了嘴,把头埋到东的怀里。

  「穿衣服快出去,回自己家操去!」雯踮着脚又说:「看你们流的这一地,
都漫到门口了!」

  使劲抽了抽鼻子雯又说:「你们自己闻闻,又腥又骚,呛死人了,别人还怎
么进啊,哦哦哦,妈妈的,看看这床椅让你们给糟蹋的,妹妹,你该不是给操失
禁了吧!」

  晨把头埋的更深,发梢凝着汗,滴落。

  「妹妹,你快下来啊,怎么还挂着啊,这么舍不得么,快点穿衣服,我要开
窗了,通通气。」

  晨跟在东后面出了外门,与雯那个助手擦身而过,目光一触,慌乱的逃开,
去抓东的手。

  那小姑娘打量着晨,表情全无,又回身,缓缓进了屋。

  里屋传来雯的声音:「小李!磨蹭什么呢,快过来帮收拾收拾!真是的,每
次都让这些人给他擦屁股!」

  「啊,对了,小李,你先去把空调打开,热死了!」

  晨跟着东往楼外走,东不时与来往的大夫、护士,或点头或轻声的打着招呼。

  两人出了楼,走到院区后停车场,进了车里。

  东从包里掏出两部手机,把一个递给晨,说:「这是咱俩的专用机,记得只
能用来咱们之间联系,号码小雯也别告诉。」

  晨拿着手机,犹豫着,又低下头,慢慢攥紧,塞到自己包里。

  东发动着车,说:「我送你去学校吧。」

  「我这个样子还怎么去啊!」晨理着裙子,轻声埋怨说:「让你慢点慢点,
就是不听!这扣子都给你扯掉了,你看看这里,都让你扯烂了!再看我这身上,
这都什么啊…」

  晨提着裙摆让东看,露出雪白的一条大腿,上面还有些精液没擦干净,已凝
固成一道道浅色的印,东视线盯着晨的大腿,抑了呼吸。

  见东不搭话,晨抬头看他,又「唔」的一声,小嘴给东吻住。

  「别在这里,让人看见,会让人看见的!」晨挣扎着。

  东熄了火,下了车,到另一边,把门打开。

  晨坐在车里看着东:「干什么?」

  「到后座上去。」

  「嗯?」

  汽车后座上,晨刚坐稳,东身子就压了上去,手伸到裙了下扒晨的内裤。

  「你干什么?!」

  东把自己腰带解了,扒开内裤,鸡巴跳了出来。

  「啊!」晨看着东硬挺的鸡巴:「你不是刚,刚那个了,怎么这又…」

  「快!先给我揉揉宝宝,要胀裂了!」东把着晨的小手,引导着在上面撸动
起来。

  「大吧。」东喘息。

  晨羞着脸撸着,过了会儿,轻轻点点头:「嗯。」

  「硬吧。」喘息。

  「嗯。」撸动。

  「还想挨它操么宝宝?」喘息。

  不语,良久,喃喃:「嗯。」

  「宝宝,快,快分开腿,嗯,脚搭在前排座背上,嗯,对,就这样,再分开
些。宝宝,来,自己把哥的鸡巴塞进阴道里去!」

  车慢慢晃动起来。

  「别在这里了,回家好么,」晨喘息着说:「让人看见!」

  「没事,」东喘息:「这车玻璃是特制的,外面看不到里面,哦,宝贝,真
想死在你阴道里,太舒服了!」

  「你慢点,」晨喘息:「有点痛。」

  「嗯?」

  「…」

  「你这逼水都要把我鸡巴淹死了,怎么会痛啊宝宝?」

  「磨的太久了…嗯…可能肿了。」

  「真是个嫩逼,我太爱你了宝宝…哦,太紧了宝贝,再夹紧点,对了,就这
样,屁股再抬高点,哦,舒服…」

  喘息。

  「宝宝,你阴道这么深,你老公的鸡巴肯定探不到底吧?」

  「别提我老公!」发怒,喘息。

  「好,宝宝说不提,那就不提,那你说哥哥操的你舒服么宝宝?」

  喘息。

  「快说,舒不舒服宝宝?」

  「舒服。」

  「想不想哥哥天天操你啊宝宝?」

  「吻我…」

  「…」

  「别,别亲我脖子,会留印的…」

  回到家,晨冲了澡,换了衣服,又是一身洁净,出门,出小区,石板路上,
平底鞋达达的踩着稳健的脚步声。

  阳光里,晨向学校走去。

  面色从容。